最新活動

[新聞] 【更生服務系列報導】不可不知的詐騙真相

2017.10.30

 

少年車手占三成 桃園台中最多

2017-10-29 00:22聯合報 記者李承穎白錫鏗許政榆楊正海/連線報導

17歲的小林曾從事詐欺車手,現在在未來咖啡認真學習廚藝。 記者李承穎/攝影

刑事局統計,近一年多破獲的詐騙案,車手近三成是未成年人,且超過一半集中在桃園、台中兩縣市,研判詐騙集團幕後主嫌多在桃園或台中,有的甚至有幫派背景,委託在地熟識的人擔任車手頭。中部地區黑道分子,原本大都以圍標工程、圍勢風化業或經營職業賭場牟取暴利,但搶地盤要火併風險大,不少幫派分子轉而經營風險低的網路賭博、詐騙集團,吸收少年充當馬前卒,他們在暗處攫取暴利。

刑事局去年九月破獲一起車手集團,發現成員都是未成年。一名孫姓男子專門吸收平鎮地區的未成年,年紀最小的只有十五歲,一共十人,詐團得手約三百多萬,但未成年車手每次只能領取數千元。專案小組發現,這些未成年車手多是中輟生,有的是學長和學弟關係,加上「假綁架」、「假檢警」等詐騙手法,需要車手出面與被害人「面交」,需要找有關係的對象擔任車手,避免車手捲款而逃。刑事局指出,詐欺集團多利用少年涉世未深、缺錢花用、崇拜炫富等特性,再以「少年犯法官會輕判」、「無前科資料警方不到」等話術,誘騙少年,吸收擔任取款車手,造成許多未成年學生誤入歧途。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學系主任蔡田木指出,車手不需過多技術,加上入行門檻低,導致有偏差行為的未成年少年,容易因金錢誘因,冒險下海當詐騙車手。

中華民國更生少年關懷協會主任陳彥君注意到,詐欺少年最大特色是「金錢觀的偏差」。被捕的未成年車手多屬於經濟弱勢,在學校內被排擠或霸凌,家庭又得不到溫暖,想用賺錢來得到成就感,得到其他同學的尊重,有了錢就用請客交朋友,或是買名牌;有些未成年車手可能很窮,不想向家裡拿錢,卻走上了偏路。另外,這些未成年詐欺車手的法律常識不足,不知道若警方找不到幕後詐欺首腦,後續會獨自面對被害人的大批求償,學業也可能被迫中斷,人生會出現很大的困境。北市議員李建昌日前在北市議會質詢也指出,北市詐欺嫌疑犯人數逐年攀升、年齡層下降,他認為嫌疑犯年輕化是極大的警訊,建議警察局應與教育局合作,加強宣導車手的罰責,避免更多年輕學子誤入歧途。


未成年當車手 踏錯一步人生毀了

2017-10-29 00:13聯合報 記者李承穎/台北報導

陳姓少年因擔任詐欺車手遭逮捕,但背後原因其實是想賺學費升學。 記者李承穎/翻攝

刑事局去年五月成立打擊詐騙中心,一年半以來,獲的三千名詐欺車手中,七百多人是未成年。這些未成年車手多誤以為詐欺是「低風險、高報酬」工作,卻不知道賺不了多少錢,但要面對長期的感化教育和高額的民事求償等,人生面臨巨變,已成嚴重未成年犯罪問題。

阿明(化名,十七歲)遭父母家暴,得不到溫暖,家裡又不給零用錢;經朋友介紹從事詐欺車手,還轉介許多同儕擔任詐欺車手,後來成為車手頭,約一年就被警方逮捕,不僅要接受三年感化教育,被害人還提出兩百多萬的民事求償。阿明向父母求助,沒想到,他父母提出收養證明,否認彼此間的血緣關係,不願幫他還大批債務。出了少年觀護所後,他不僅無法繼續學業,不知親生父母在那的他,只好獨自默默打工還債。另名十六歲的陳姓少年車手,被詐團要求假冒檢察官出面拿取老婦人一百多萬被當場逮捕,除刑事責任外,還被判賠一百多萬,陳的父母須連帶負賠償責任。

曾擔任詐欺車手的小林(化名,十七歲)不喜歡念書,又渴望賺錢,熟識的朋友介紹他擔任「領款」車手,強調只要幫忙去ATM幫忙領錢,每次就能得到數千元的分紅。他做不到一年,警方根據監視器畫面,將他逮捕,判決他保護管束三年。小林的父母得知後非常失望,他也決心改變這種生活,現在在中華民國更生少年關懷協會所設立的未來咖啡工作,希望有穩定工作後,早日能回歸學業。他觀察,詐騙集團找的未成年車手,多是羨慕同儕間穿戴名牌或是很有物質欲望,利用他們這弱點,吸收來當車手。

還有一個少年日本華僑,放假時返台回祖母家,玩線上遊戲時被詐團吸收,送他一支智慧型手機,只要幫忙接聽電話,還有「零用錢」可拿;他心想很好賺,未料警方根據通聯逮捕他,審判期間回不了日本,學業也被迫中斷。一名林姓少年車手曾暗槓贓款,被發現後慘遭凌虐、逼吃糞阻塞呼吸道致死。他是家中獨子,林父每想到兒子遭詐騙成員以不人道的殘忍凌虐致死,就忍不住悲從中來。

北部一名林姓法官指出,被害人提出民事求償後,多會要求詐騙集團成員需要全數賠償,即便車手是未成年或經濟弱勢,都沒有「討價還價」的餘地。雖然未成年被告,法官多會要父母連帶賠償,但若家庭本身就是弱勢,還不出錢來,還沒出社會就負債累累,往後人生幾乎就陷入還債的困境。